很貴,很貴–懂懂日記 2019-5-28

很貴,很貴

原創: 懂懂贊賞 懂懂日記
畫家,美院畢業的。

不過,畢業后她并沒有從事畫家這份職業,而是搞起了文字工作,專門采訪畫家、推介畫作。

性別優勢、職業優勢,她跟很多畫界大佬關系都不錯,還有私下喊她寶貝的,這些我都知道。

她是標準的選擇大于努力。

若是她從事繪畫這份職業,可能一輩子都很難出頭,畢竟畫家太多太多了,沒有足夠的資本鋪路,你畫的再好也很難出頭,即便有機會出頭了,也老了,這就如同我們去拜訪一位畫虎非常牛B的畫家,據說在畫虎這個領域屬于南派之首,我們去他家,就是很普通的老房子,剛買的新車,一輛10萬左右的長城SUV。

我都覺得不匹配。

畫了一輩子,如此的專注,地域名氣也不錯,但是沒有市場,沒有得到權威認定,還沒有進入中國美術家協會。

而她選擇的是什么?

彎道超車,以自己的鑒賞為賣點,去鑒賞這些名家的書畫,并且每篇都是主題性的,比較中立,不吹捧,專業性講解,有點類似汽車之家的汽車測評,很多人喜歡看,而且她很用心,用心到什么程度?

可能正在約會,大半夜了,要洗澡睡覺了,她還在電腦前改文章,還要特意解釋一下:親愛的,你先等等我,我需要改個東西……

一大早,天還沒亮,發現她光著屁股在寫新的文章了。

這就是專注、敬業。

記得我寫過這個橋段,我寫過之后,貌似引發了很多的共鳴,大家紛紛找我傾訴自己遇到的“專注”人士,有的是遇到了教授,完事后第一時間打開電腦給學生批論文,有的是遇到了程序員,枕頭旁還開著筆記本,還有更奇葩的,賣房的中介,一邊哎呦著一邊給客戶回信息。

她的職業就是門票,可以跟這些名家零距離接觸,采訪畢竟需要面對面,所以她手里擁有大量的畫家資源,而且不是一般的擁有,是真正的擁有,例如有畫家名氣非常大,一幅作品售價數十萬,字也寫的非常好,我讓幫我寫倆字,我給開出的價格是5萬元,她去幫我搞定呢?買了一籃水果,就OK了。

我還要半疑惑的問她:你不會陪人家睡覺了吧?

她的經濟來源是什么?

中介。

中介啥?

例如現在有很多的藝術品投資公司,他們需要聯系這些名家,但是未必能聯系上,即便聯系上也未必能拿到比較合適的價格,那么就需要她作為中間人,畢竟她屬于可以跟畫家談知心話的角色,可以直接談價。

她收入很不錯。

為什么?

標的額大,傭金比例再低,也是大額。

這玩意很怪,你看我在深圳買房吧,她也要跟著買,為什么她不怕我坑她?因為房子是看得見,摸得著,大家公認的價值體系,她也有自己的邏輯判斷,并且她自己在深圳、北京都有房產,肯定是足夠富有,憑我這么勢利的人,她沒錢我都不會帶她出來玩,否則誰幫我買單。

而她讓我投資藝術品呢?

憑我們的關系,我也要思考一下,媽的,不會套我吧?

當時,有個畫家剛出名,叫方向。

一幅畫很便宜。

她極力推薦讓我收藏,讓我出100萬,能買很多,我問她收藏的邏輯是什么?

她說,畫的好,有潛力。

我覺得這個太虛了,讓我拿100萬買幾張紙?萬一賠了呢?我賣給誰?我若是賣不出去,在我手里就是紙。

現在?

漲上天了。

我信任她,但是我還是有疑惑,畢竟是陌生的領域,還有就是怕她套路我,例如配合畫家出貨,讓我當接盤俠,我知道她是自己人,但是還是有那么一絲顧慮。

為什么房產投資這個領域最好忽悠人?

看得見,摸得著呀。

我關注了不少房產大V,他們怎么嘲笑股民:房子再怎么不值錢,至少有一堆磚頭在手里,你們的股票跌沒了呢?啥都沒了。

那么,房產增值快還是股票增值快?

從理性上講,股票比房產有潛力,前提是你能把股票跟房產一樣做長線,但是這個是有難度的,畢竟80%的股民都是短線玩法。

若是定性足夠好,修行足夠棒,那么投資股票是對的。

若是啥都不懂,那么肯定是房產收益更高,畢竟本身自帶三倍杠桿,哪怕5%的年化收益率也變成了15%。

我們倆到達大芬油畫村。

我一看,媽的,名字起的真對,果然是個村。

沒有半點藝術氣息。

從業者也多是農民工的模樣……

逛了幾條街,偶爾遇到正在做畫的,這類叫畫工,不要理解為了畫家,這些人可能就是普通的農民工,他們不是畫畫,而是填色,就是原始圖案都已經打印好了,只需要進行配色即可,沒有什么技術含量,娃娃也能做。

一幅幅世界名作就出來了。

很多上面直接標著:50元。

她問,失望不?

我說,意料之中。

若是來旅游,買幾幅畫回去送人還是不錯的,畢竟便宜嘛,而且還可以打個概念,這可是手工畫的,不是復制品。

她說,但是這里的裝裱是世界級的。

我說,領教過,我做的畫先是在山東裝裱的,找了代表山東裝裱水平最牛的一家店,在青島,但是離我心目中的水平差距太大,又拆了,后來發來深圳,就在這里裝裱的,但是至于是哪一家,我不知道,因為不是我來裝的,水平的確高,非常的漂亮。

有家店,是收門票的,20元。

這個有意思。

對聯寫的很好,我問對聯賣不?

把小姑娘逗樂了,不賣。

但是,門上貼的“福”是可以賣的,20元/張,是復印版,作成了禮品裝,一提5張,叫五福,我覺得不錯,要了一提,送了我們一張門票,允許我們進去溜達溜達。

算是私人美術館。

把一套老破舊的客家宅院修葺成了一家很有味道的私人美術館,花了六年的時間,里面有無數的寶貝……

我不知道該定義他是畫家還是書法家,就是把字當畫去寫的人。

里面有很多他的作品。

有幅小品我很喜歡,“心”字,寫的很有味道,我問多少錢?

答,6000元。

我說,要了。

我是想要了送給畫家的,畢竟她陪了我這么久,而且她也覺得寫的不錯,貴點貴點吧,還在接受范圍,理論上,按照我對書畫行業的理解,現在能把一幅小品賣到6000元的書畫家,還是需要足夠的勇氣的。

聽著很便宜,實際很貴了。

畢竟比巴掌大一點而已。

去二樓參觀時,畫家私下跟我講:6000有點貴,要不要還還價?

我說,我買來送你的,不能還價。

她說,我不要,不要。

她堅持不要,后來就沒買,但是她還是蠻感動的,哇,董老師竟然有這個心,一個從來不舍得給女人花錢的男人……

繼續逛。

無意發現了一家很有意思的店,這家店是做攝影作品的。

畫家說,這不就是你想做的事嘛。

我說,是的。

這家店的模式是什么?

把攝影作品制作成了藝術品,可以是油畫模式,可以是照片模式,可大可小,非常漂亮,不以作品內容定價,按平方定價。

我挑了六幅有意思的,買了。

三幅發到山東。

三幅送給畫家。

她收下。

這玩意很便宜,幾百塊錢一幅。

她問,感覺如何?

我說,做工不錯,清晰度很高,但是缺少了一點藝術性,若是每一幅都采取限量,并且有攝影家的簽名,有印章,那么整個游戲就有意思了,就真的成了藝術品,現在還是需要定義成裝飾畫。

她問,你還想做嗎?

我說,之前,我有很多很多想做的業務,包括藝術品投資,但是現在我想做減法,在大城市有一點不好,就是每天都受到沖擊,各行各業都有機會,我們總是這山看著那山高,什么都想做,他們經常開玩笑的說,在深圳大街上隨意摸出來一個就是千萬富翁,不說別的,一套房子怎么不要千萬。

這種沖擊反而使我冷靜下來了。

一定要減。

減到極致……

所以,什么都不能多想,只安心寫文章,這就對了,別的,都是錯的。

牛哥一直在跟我探討一個話題,就是做什么業務可以快速的做成一家上市公司,他已經把人生目標調整為了十年內做出一家上市公司,讓周圍的兄弟姐妹都成為億萬身家,也算是自己的社會責任感。

牛哥認為錢不是賺出來的,你再能賺,一年100萬上天了。

但是上市公司呢?

要成就一大批億萬富翁。

他希望我能列舉幾個比較不錯的點,例如寵物市場,藝術品市場,我建議藝術品切入就是以銀行的模式,兩點:

第一、解決保真問題,就是從源頭解決。

第二、解決回收問題,那么就實現了藝術品的投資屬性。

為什么房價一直在漲?

因為,熱錢沒處去,你現在想,除了存款,你還能想出什么比較保險的理財方式?就是沒有,大家都在找,沒辦法,找來找去,只能進入地產。

昨天我還遇到一個讀者,他和媳婦名下已經11套房子了,但是只能繼續買,因為資金沒處去,閉著眼買的房子呢?又都升值了。

所以,什么才是房價的天敵?

外匯。

一旦資金可以自由外流?

瞬間,一瀉千里。

但是,我又提到了一點,就是無論寵物市場還是藝術品市場,都是挑人的,就是需要對這個行業足夠了解、熱愛,外行是很難進入這個市場的。

有一類公司未必能上市,但是肯定能賺錢,就是做小額的投資公司,是真正的去投資創業者,不是拿自己的錢去投資。

我跟牛哥講,磚家過去不是主要做會計業務嘛,現在逐步把主業轉移到投資上了,一方面吸引資金到自己的創投基金,一方面不斷地投資出去,其實這個很容易理解,我們當年要是投資磚家10萬元,現在不回來100萬了?

牛哥說,這是我給磚家的建議。

磚家為什么也嗅到了這一點?

就是熱錢太多了,大家的錢沒處去,投個十萬八萬的到你的基金,就當賭博了,而且還跟著學到很多東西,畢竟這些錢要再次投出去。

回酒店。

我把一套LAB的化妝品拿給畫家,讓她幫我快遞回家,這是前幾天我過生日她送給我的,所以我委托她幫我快遞是最合適的。

先打開檢查了一下,把卡片拿了出來。

她畫了一只豬。

還寫了一句話:時光可能會辜負你,但是我不會。

我心想,若是快遞讓我媳婦收到了,那完了,最近媳婦正在火頭上,前些日子發生了一件更奇葩的事,我在深圳認識了一個姑娘,姓李,咱用代號L來標記,她是做什么的呢?

非常奇葩的行業。

做電動玩具測評的,號經常被封,但是粉絲無數,專門做進口款的,還送了我一個,說是比女人還女人,能讓人上天。

我也沒在意。

讓我媳婦拆到了……

媳婦肯定以為是我自己買的,心想,我難道還不如個玩具?

我去跟媳婦解釋了兩次,媳婦就一個字:滾。

L女孩很瘦,小腿很細,給人的感覺仿佛一用力就能掰斷,湖南姑娘,做電臺主持出身,后來只身到深圳闖蕩。

我們倆怎么認識的呢?

她非喊我打球。

我一看她頭像很漂亮,就不愿意見她,不見,至少她還會繼續關注我,若是見了,就失去了一個美女讀者。

所以,我要選擇不見。

但是,她逼的很急,天天喊,頓頓喊,每頓飯都問我在哪吃,要不要一起?

后來,實在躲不過,見了一面。

她跟一個帥哥一起。

很漂亮,但是不是傳統的漂亮,是有點3D臉的感覺,亞洲人的臉是平面的,3D的臉就是那種東南亞的感覺,很耐看。

我問她是做什么的?

她說,寫公眾號的。

然后很不好意思的捂著嘴笑了,旁邊的帥哥說:寫小黃文的。

后來我才知道,原來那個誰就是她。

最早是跟著馬佳佳、魏道道一起混的。

她賣的東西特別貴,動輒幾千,幾萬,而且回頭率很高,很多女人換玩具有換男朋友的感覺,一看寫的體驗不錯,馬上買,要么買了送給閨蜜當生日禮物。

私下里,我問她:你做這個,會不會讓親戚朋友誤解?

她說,我還好,家人比較開明。

我說,若是在北方,你這就是潘金蓮。

她說,可能吧,在大城市大家對這個還是比較認可的,因為女性越獨立,越是全方位的獨立,不愿意生活中多一個男人,性意識解放伴隨的都是生育率的降低。

我說,整體是壓抑的。

她說,一方面鼓勵生育,一方面禁止談性,就是只能生產,不能愉悅。

我問,那男生是你情人?

她問,你咋知道的?

我說,一看就是已婚人士,這方面我有直覺。

她說,是的,我們認識很偶然,他是我的租客,一來二去就熟悉了,當時他已經結婚了,也沒辦法,只能這么相處著。

我問,你有幾套房子?

她說,四套。

我問,都在深圳?

她說,珠海有一套。

我問,都在出租?

她說,是的,我住公寓,租的。

我說,成功人士。

她說,沒有。

我的直覺是她背后有男人……

每一個稍微成功點的女生,都有獨特的魅力,這種魅力會激發征服欲,這種征服比單純的征服美色要有成就感。

約球。

小胳膊小腿,我發現她還挺強勢,喜歡殺球,動不動跑后場,看來之前遇到的男搭檔都很弱。

對方也是混雙,男強,應該接受過一定的專業訓練,25歲左右,女弱,女的長的很好看,一看就像富二代,開了一輛綠色MACAN,但是打球動作笨拙。

男的殺球特別快,屬于上手球比較出色的。

上去我們就很被動。

我跟L講:所有的球,都打女生,就是放網,放高了也不要緊,讓她撲……

男生再牛B,我們不給你球,你還能牛B到哪?

我拿到球以后,也打網前。

只打她一個人。

這種組合,生活中一定是女強男弱,就是女生的生活背景很出色,男生是服務角色,就是陪她玩的,但是長期這么組合也有一點好處,就是女生處理網前球是相對比較穩定的。

單純的處理網前球,L是吃虧的。

但是吃虧也要這么處理,否則肯定輸,我建議L使勁往前站,給對方女生壓迫感,逼迫對方只能打中后場,然后我這邊要么殺要么吊。

三局,全贏。

下場后,我又一次鼓吹了我的理論:業余選手很少有研究戰略、戰術的,都是盲打,一旦誰研究一下戰略,肯定贏。

戰略是用來干什么的?

以弱勝強,以少勝多。

若是有絕對的實力碾壓,哪需要什么戰略戰術,泰森打我,一拳就直接畢業了。

L特別開心。

請我吃飯。

她突然問我:你覺得我要不要生個孩子?

我問,你愛他嗎?

她說,不是你見的那個男生。

我說,我知道。

她問,你怎么知道?

我說,從坐姿,他是朝你坐的,你是朝外坐的,說明他在意你,你不怎么在意他。

她說,差不多。

我問,你為這個男生花過錢嗎?

她說,免過一段時間的房租,這個算不?別的沒有。

我問,你愛的那個人,你深愛嗎?

她說,過去,我看那些殉情的人,我覺得理解不了,愛情再重要也不能拿命玩,但是我現在不這么認為了,我覺得若是他走了,我的人生也沒有任何意義了,我現在特別怕他沒了,畢竟他年齡大了。

我問,你愛他有多深?

她說,他身上全是優點吧,我一來深圳就認識他了。

我問,他給你買的房子?

她說,只有一套,龍華那邊的,別的都是我自己買的,要么是他幫助了一點,他不怎么愛我,哪怕為我花錢也是覺得愧疚,但是他卻是我的全部。

我問,他們知道彼此的存在嗎?

她說,之前不知道,有次被你見的那個抓了現行,后來報警才解決的,年輕的這個接受不了這個事實,但是后來也還是接受了,年齡大的那個他本身就不怎么愛我,覺得無所謂。

我說,我覺得他是愛你的,至少愿意為你花錢。

她問,你能給我個建議不?要不要幫他生個孩子?他現在有兩個,都是閨女,我想給他生個兒子。

我說,我的建議還是回歸正常人的生活,就是找個同齡人結婚。

她說,我試過,白搭,因為我總喜歡比較,他在我眼里全是優點,儒雅、博學、自律、顧家,我遇到一個男生就喜歡跟他比較,一比較就覺得太LOW了。

我說,關鍵是生孩子是個系統的工程。

她說,知道。

我說,我覺得還是要慎重,他本人也未必同意。

她說,他不同意。

我問,你一個月單純的房租收入有多少?

她說,2萬左右。

我說,那養個孩子也沒啥問題,畢竟這個收入是持續不斷的。

她說,這方面我不需要擔心,事業我也做的不錯。

我是這么認為的,因為他們很少在一起,每次都是見個面就分開了,她認識他的時候就是粉絲見偶像,所以她一次次神圣對方和自己的愛情,越來越難以自拔了,除非有了新的偶像,新的戀情……

否則?

沒人能拯救得了她。

當然,也未必是拯救,她本身很沉湎,很享受。

深圳最大的好處就是包容八卦,你有多么畸形的戀情大家也是包容的,也不多問,像我這么八卦的一看就是小地方來的,有窺探隱私的快感。

她問,你享受這種被人包圍的感覺嗎?

我說,過去很享受,現在不。

這種感覺是很微妙的,例如我一到一座城市,總有N多人環繞著,什么都給安排的妥妥的,從機票到吃住,每天都有一群人陪著玩,以我為中心,每天都跟選妃一樣去選誰陪著自己逛街,選中誰誰還需要刻意打扮一番。

很容易迷失自己。

這也是我后來回農村的緣故。

想讓自己冷靜冷靜。

這是我十三四年前的生活常態,你想想,我這么丑的人,從小到大從來沒被女孩喜歡過,瞬間擁有了一群女粉,那生活該是多么的變態。

不管什么東西,都是過猶不及。

現在,誰陪在我身邊我都內疚,考慮對方的時間、開支,會不會耽誤人家的工作,所以不是特別閑的人,我是不愿意讓對方找我的,包括維維經常問我:要不要一起吃飯?

我都是拒絕的。

何必跑這么遠陪我吃頓飯?你安心在家帶孩子吧,我自己解決。

L這種呢?

她需要我,心理上,精神上,事業上,都需要,那么她陪伴我就有意義,也喜歡哄我開心,我也愿意跟她交流,能學到很多東西,例如她提到了兩點我覺得特別好:

第一、只服務有錢人。

第二、只專注小領域。

你看,我也想服務有錢人,但是我總想跨行業服務,例如搞藝術品,搞騎行,都是一些看起來我很擅長,但是不夠專業的領域。

我在這些領域很難稱王,為什么?

精力用不上。

我問,你拿到深圳戶口時,興奮嗎?

她說,很興奮,以后門檻必然越來越高,有一線戶口就是住在羅馬城的人,有兩個場面一直都是讓我覺得很興奮的,一是排了很久的隊拿到了美國簽證,二是拿到了深圳戶口。我們國家越來越強大,但是只有去辦理美國簽證時才感受到我們的卑微,被拒了就號啕大哭,被過了就歡騰跳躍。

我說,感受過。

她說,未來,到一線城市的難度,比移民發達國家還難。

我說,現在就是。

這個是,是指生存難度,未來一線城市的教育資源一定會逐步民辦化,就是說入學名額本身不再是核心競爭力,真正的競爭力是父母的錢包厚度,你能拿多少錢送孩子參加各類培訓,是100萬還是500萬,還是什么都不參加?

這種競爭更殘酷,更變態。(前幾天有人科普過,在北京讀六年中學,光參加補習班的費用就要過百萬)

包括我在深圳這些日子,我深刻明白一點,房產的各類限購并不限有錢人,只要你真有錢,一線城市有的是房子可以賣給你,學校也是如此。

前提是,你想,你有。

除了L,還見了一個女生,喬幫主,翡翠行業的人很多人認識她,做高端翡翠的,多高端呢?她的全部家當就在行李箱里,只做一些很貴很貴的翡翠,她自己不賣,只供貨,例如牛哥那邊也是她供貨的,她供貨是提供圖片+價格,例如牛哥賣了一塊翡翠,售價40萬,這類一般都是面談,然后喬幫主接著飛濟南,客戶來了以后,喬幫主把貨拿給對方,同時把行李箱打開,看吧,這都是我們這邊的高端貨,對方以為喬幫主是牛哥那邊的業務代表,覺得牛哥這邊真有實力,光這么一行李箱就是上千萬的貨……

成交后,牛哥按照喬幫主給的報價跟她結算,賣高的差價是自己的利潤。

她就這么飛來飛去。

為什么這些賣家不自己備貨呢?

備不起,也不專業。

我調侃她:我拜你為師吧。

她說,可別了,我都崇拜你十多年了。

我說,可不能這么諷刺我。

她說,我從青年時期就開始讀你文章。

優秀的人總是會捧別人,把別人捧的心里癢癢,她經常讀我文章這倒是真事,包括她認識牛哥也是通過我而產生合作的,她經常讀到一些對自己有用的句子然后發給我,再單獨探討,例如我寫過博物館之行,她就去踐行了,提高自己對玉石的審美……

想想這幾天見的人,談的事,想來想去,還是高端生意好做,大家意識不到這個點嗎?

都能意識到。

但是,為什么就是做不了呢?

我覺得,最難的點,其實在于共鳴,就是要懂有錢人,若是我們自己本身不是有錢人,很難做得了他們的生意。

例如L,她背后有個有錢人的男朋友,這就是她的教科書。

那喬幫主呢?

她是賣法拉利出身的,整天跟這些高端客戶打交道,已經熟悉了他們的屬性,包括談判方式,做事風格,她出差要做頭等艙,例如到深圳要住京基喜來登,你總不能讓客戶到漢庭看翡翠吧?

所以,歸根結底,要先成為有錢人,有錢人更在意的是感覺,不是那么在意價格,最后一晚,我請原房主吃飯,她在福田有9套房,現在住東莞,因為孩子在那邊私立學校讀書,去了一家很有味道的餐廳,這家餐廳要收服務費的,菜品也是相對比較貴的,客人不少,但是一點都不鬧,很安靜,很有秩序。

原來,熱鬧的餐廳還可以這樣安靜。

我很意外。

服務得特別好,不是海底撈那種貼身服務,而是一種恰到好處的專業式服務,我突然覺得收服務費這個模式真好。

那么有九套房的人,是不是飛揚跋扈?

不。

更內斂,開了一輛豐田卡羅拉。

要在我們縣城,這個身價還了得?怎么不要橫著走路?

我問她看好深圳的潛力嗎?

她說,看好,因為深圳未來是面向全球的經濟中心。

所以她的投資布局有兩類,一類是市區周圍的小工廠,深圳的工廠再小也不要小瞧,也許是上市公司的配套公司,很小的工廠出貨量很大。一類是高端寫字樓。

為什么要投資高端寫字樓呢?

她的觀點是,越是高端的寫字樓,空置率越低,而普通寫字樓的空置率就會很高,寫字樓收租要比住宅收租簡單,因為面對的是企業,不是個人,個人房租是受工資制約的。

看來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投資觀點。

吃過飯,我們一起去爬蓮花山,仔細看她的步伐,能明顯感覺到她的年齡,我就想與她保持適當的距離,我怕別人會誤解,以為我是小白臉,記得我們初次見面砍價時,幾個小兄弟調侃我,意思是讓我獻身一次,肯定能砍下20萬。

男人,就這么壞。

再老,也不放過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特別說明:文章非紀實文學,我不一定是我,你不一定是你,切勿對號入座!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微信掃一掃
關注該公眾號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